您好!欢迎来到钱柜777娱乐_钱柜国际娱乐官方首页【欢迎莅临】!

咨询电话

136-0105-1789

二维码
二维码 扫一扫二维码,手机访问

在线咨询


联系我们

  • 机构: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
  • Tel:136-0105-1789
  • 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甲3号居然大厦18层(东直门地铁站D口出直行80米右)
  • 座机号码:010-56210009
  • 传真号码:136-0105-1789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业务领域 > 财产犯罪 > > 文章详情

亚虎国际娱乐关于集资诈骗犯罪“者”的六点疑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时间:2017-05-02 10:36

  众所周知,集资诈骗犯罪近年来在我国颇为频发。因为此类犯罪中的者多半不是一两个人,而常常是十几人、几十人甚至数百人,所以,集资诈骗犯罪又往往是深受社会关注的大案要案。从界到社会,都主张对集资诈骗犯罪不贷。与此相呼应,我国现行《刑法》对于这种涉众型经济犯罪的处罚可谓毫不手软,过去有不少被告人因此罪而被判死刑。所幸2015年8月,全国修改《刑法》,废除了原来的第199条,较有争议的集资诈骗罪死刑之,由此而成为历史。

  然而,集资诈骗犯罪中的者,真的都是的?涉嫌集资诈骗犯罪的集资人,都、十恶不赦?其实,在集资诈骗犯罪的形成过程中,者的态度即便对最终的犯罪结果未起着决定性作用,那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实害后果的发生。犯罪学汉斯•冯•亨蒂(Hans von Hentig,1887 -1974)曾指出:“者必须被看作是决定性因素之一,犯为人与者之间,通常建立着一种的共生关系。”

  的确,唯有将集资诈骗行为人的行为,置于与者互动的共生关系中,才能真正认识案件事实的。以下容详述之。

  2012年1月18日下午,浙江省高级对被告人吴英集资诈骗一案进行二审宣判,裁定驳回被告人吴英的上诉,维持对被告人吴英的死刑判决,依法报请最高复核。 视觉中国 资料图

  根据最高的司释,集资诈骗罪在客观上均表现为,向社会非法募集资金。在刑论上,要成立集资诈骗罪,其者必须是属于不特定对象的社会,否则,不足以被认定为集资诈骗犯罪。然则,司法实践中,者往往并非不特定的社会即陌生人,而大多数都是特定的本地熟人。研究表明,非法集资多发于熟人之间,犯罪嫌疑人多为本地人员。犯罪嫌疑人多为本地熟人,必然意味着犯罪嫌疑人与者是熟人关系,亦即者并非不特定的社会。

  如在备受关注的浙江东阳吴英案中,向吴英提供资金的11位者,跟吴英保持着多年的密切往来关系。这些人不仅不属于社会,而且是职业高利贷经营者。又如在浙江温州“张某己集资诈骗案”中,者均系张某已亲友和有私交的客户,而非社会。再如在湖北咸宁王柳明集资诈骗案中,者中大部分都是王柳明的亲友,及其公司内部员工。类似这种者非一般社会的案例不胜枚举。

  大量集资诈骗犯罪案件表明,有相当比例的者与集资人之间,属于亲属、同事、同学、战友、朋友等熟人关系。我国属于典型的熟人社会,亲朋好友之间的资金借贷活动,古已有之,于今为盛。集资诈骗罪的立法规范,无疑不会违逆传统的民间借贷习俗,而将之犯罪化。否则,非法集资的立法规范将被人为地“升级”为亲朋好友之间借贷的裁判规范。在判断集资诈骗罪者时,不应该单纯地数人头,最重要的是从集资人与者之间的关系入手,将亲朋好友排除在集资诈骗罪者的范围之外,唯有如此,才符合集资诈骗罪的立法意旨,而不至于扩大集资诈骗罪的适用对象。

  对集资诈骗犯罪,历届一贯严厉打击之立场。除压倒一切的“维稳”式执法思维外,此等立场的另一个重要根据,是者属于社会,更需要得到刑法和刑事司法的强有力。如2007年国务院办公厅《关于依法惩处非法集资有关问题的通知》(国办发明电[2007]34号)就强调指出,非法集资严重损害群众利益,使者(多数是工人、离退休人员)损失惨重,极易引发群体事件,甚至危害社会稳定。

  事实果真如此吗?民间金融领域属于有钱人的专利,根本没有富余资金、还在为面包或房子而奋斗的社会,几乎不可能成为被集资的对象,他们沦为集资诈骗罪者完全是小概率事件,不具有代表性。易言之,集资诈骗罪的者,绝大多数都是先富起来的人,他们中间“土豪”亦比比皆是。

  如在吴英案中,借款给吴英的只有区区11人,而他们先后借给吴英的集资款却多达7.7亿元。这些者如果也属社会,那还有谁不是社会呢?又如在王英、李某甲集资诈骗案中,者有王某甲等十人,而他们借给被告人的资金共计882.6765万元,人均超过88万元。在经济尚欠发达的,能拿出88万集资款的人,无论如何不能算是社会。

  现实生活中,的确存在一些中老年人,拿出半生的辛苦积蓄参与非法集资,最后沦为者。对此类人员我们“哀其不幸”,但依然不宜把他们视为社会。毕竟,有几万、十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积蓄之人,或许算不上是经济上的强者,但无疑也不属于特别需要刑法(而非其他法律)给予的社会弱者。

  不宁唯是,就算集资诈骗罪者个个都属于社会,最为严厉的刑法来他们亦不正当。毕竟,一旦如此,刑法就沦为对者偏爱有加,但又对集资人制裁过度的不平等之法了。

  当代刑家许乃曼(Bernd Schünemann)在探讨者角色时曾指出:“刑法必要性和该当性原则,要求预防社会危害,当者有意疏忽自己的利益,从而导致社会危害发生时,适罚则不恰当。在欺诈情形中,当者认识到犯为人的主张,可能不真实甚至是错误时,尽管仅仅是怀疑,他的利益便不应受到刑法的。”简言之,者的,应该优先于刑法。唯有当者变得不可能,且借助民事、行政等法律法规不足以者时,才能祭出“刑法”这个杀手锏。

  一个基本的常识是,集资诈骗犯罪要,离不开犯罪者与者的互动和者的作为,而且这种互动和作为,是出于者的自主决定和自愿自为,否则,犯罪嫌疑人在刑法上所犯的,就不是集资诈骗罪,而可能是抢夺罪、侵占罪、罪等其他犯罪。当集资人虚构资金用途等诈骗行为并未使者陷入认识错误,者出资的主要原因在于出资行为所带来的高额投资回报时,那么者的出资,理应视为通常意义上的金融投机行为。对这种由集资人发起的金融投机行为,者完全能够自主决定是否参与,者决定出资时,对其资金安全问题有充足的能力。对者足以的经济犯罪,刑法是否应该事后对之予以和救济,无疑值得商榷。

  首先,刑法的事后和救济涉嫌对者财产投资(投机)的不当干预。者为谋求高额回报,而拿自己的资金去投资和投机,在现代市场经济时代已是司空见惯,其对他益和社会秩序并未构成侵害。此等决定行为,属于人格发展范畴,受到我国《》的认可与保障。是故,者不管是投资还是投机,都不应对之作法律上的评价,对此刑法尤其应该保持沉默,而不是积极干预。

  其次,干预可能反而会带来财产损害之不利后果。以集资诈骗罪处罚集资人,对者而言不但于事无补,而且可能为害不浅。因为金融市场云谲波诡、瞬息万变,集资人如果未被,那其时来运转、东山再起的可能性完全存在,亦即者所受破财之灾,一夜之间得到全部返还不是不可能。在司法实践中,有不少者主动出具《刑事谅解书》,表示不希望集资人之刑,有的者还对机关的侦查行为公开抵触,甚至以的形式,对侦查机关压力,反对相关部门《刑法》干预他们的投机集资行为。者何以如此,难道不值得立法者、公诉人及深思与吗?

  我国市场经济模式迄今已近四十年,风险观念早已像市场观念一样深入。普通就是去证券公司开个账户,也会被告知“股市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”。绝大多数集资诈骗犯罪的者属于先富起来的灵通人士,他们对高利借贷和金融投机的风险,即便缺乏充分认知,也不可能一无所知。者都具备完全的民事和刑事责任能力,我国《刑法》应该将他们看作享有人之的普通人,而非不能决定和负责的特定人士。他们追求高额回报的金融投机属于自陷风险,执法者大可不必扩张解释《刑法》上的集资诈骗罪,贸然以强势干预之。

  如果当初面对集资人的资金高回报率和一夜暴富之极度,出资者始终守财如玉、一毛不拔,那他们后来就不可能沦为者。者对其财产的自愿投机(投资),乃是集资诈骗罪既遂的一个基本条件。问题就在于,这种自愿投资(投机),是因认识错误之故,还由冒险投机驱动。在集资诈骗案件中,者即便存在认识错误,那也不仅仅限于对集资人的回报蓝图这一个方面,而更多是对冒险投机的后果认识不足。而后者与集资人无关,应主要归责于者自己。

  根据学界通说,诈骗罪的基本构造是“实施欺诈行为→相对人陷于认识错误→因认识错误而交付财产→集资人或第三人取得财产→财产交付人或第三人财产损失”。集资诈骗罪只不过是涉及非法集资的诈骗罪,其基本构造与普通诈骗罪并无二致。

  集资诈骗罪的复杂性在于,集资人实施了欺诈,并不必然导致者陷于认识错误,亦不意味着者交出财产乃是集资人欺诈之结果。如上所述,大多数者与集资人都是亲友熟人,而且他们都是头脑灵活的先富起来的人,这意味着者并非在“之幕(或曰毫不知情)”中将资金交付给集资人。相反,他们对集资人过去是什么样的人、现在在做什么等基本信息,即便不是了然于胸,也绝非一无所知。作为多发于熟人之间的关系犯罪,集资人的欺诈行为要完全把者何其难哉,甚至根本不可能。司法案例表明,大多数者都不是由于集资人的欺诈行为而陷入认识错误,他们最终决定交付其财产的原因是复杂的,动机是多样的。将相关行为一概归咎于者的认识错误,实乃之至。

  如在吴英案中,当侦查人员问者“你为什么要借钱给吴英”时,者说的答复是:“主要是想赚点钱,另一个考虑本色(引按:吴英系浙江本色控股集团法人代表)名气很大,我想她发展起来,将来也可以帮助我。”面对者如此之坦陈告白,办案人员有何理由判定集资人吴英实施了欺诈行为呢?更怎么好意思说,者之所以处分其财产,是因受吴英之欺诈而陷于认识错误?也难怪一位出资者曾这样反问吴英案调查记者,“你们为什么认为我会?”,并对记者说:“我为什么要恨吴英?借钱给吴英是我自己选的,我也没看准!说她是骗子我不同意,我们理解的风险,和你们理解的风险不一样。”

  2007年6月,王英在一家酒店租下办公室,准备开公司,秦某某与其在同一楼办公,认识后交往,感觉不错。王英说其需要资金,2008年秦某某去他办公室送去20万元,月利息3.5%。利息已全部付清。2009年3月,王电线%。这一年的利息全部付清。2009年3月23日将这40万元打了个借条。利息付到了2010年3月份就不给支付了,共支付利息25万元左右,本金未付。现在还欠40万元的本金,26.6万元的利息。

  从“认识后交往,感觉不错”、“送去20万元”、“电线万元打了个借条”这样的交代中,有谁能看出,这里面存在着集资人欺诈和者认识错误呢?如断定者秦某某两次分别交付20万元的行为是由于认识错误,那恐怕秦某某自己都不相信。

  类似这种不存在集资人欺诈和者认识错误情节的集资诈骗案,在司法实践中俯拾皆是、不胜枚举。者在交付其资金时,或者对集资人是否虚构资金用途及出示虚假的证件了无兴趣,或者高度怀疑但依然决定交付资金。因为高额资金回报与快速暴富的,以及其他种种臆想的利好,已然驿动了他们的心。出资者决定冒险一搏的投机心态才是他们最后沦为者的内因,其被害与其认识错误之间难以判定存在密切关系。这种由金融投机心理而自陷风险的冒险被害,在集资诈骗罪案例中实乃见怪不怪。

  在这种自陷风险的冒险赌局中,投机并非集资人独占的心态,而是一种相互依赖和缠绕的关系。当者利用了集资人的冒险,那必定意味着者的冒险被集资人所利用。这中间基本不存在欺诈和认识错误问题,者和集资人均被投机冲动及暴富所俘虏,双双均有意无意地自陷风险。莫过于此。

  大多数集资诈骗案件都属于不受法律的民间高利借贷纠纷。者的投机贪利心理乃是高利借贷屡禁不止的内因,看似是施害者的集资人其实最终亦沦为者。在此类案件中,者与集资人的界限是模糊的,被告人(集资人)同时也是者。在集资诈骗案件中,由诈骗行为引起者认识错误实乃少见鲜闻,而共同的投机心理和心照不宣的相互利用则是公开的秘密。

  在集资诈骗犯罪中,资金高回报率是实害结果最终酿成之酵母。者与其说是被“虚构资金用途”和“虚假的证件”所,毋宁说是被高回报率所吸引和打动。资金回报率明显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,在集资诈骗案件中相当普遍,回报率接近甚至超过100%亦屡见不鲜。而根据我国有关司释和中国人民银行的,回报率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四倍的,就属于不受法律和司法的民间借贷,可以定性为非法的高利借贷。

  换言之,者为了明显超过标准的高回报率而将大笔资金借给集资人(注意:者先后多次而非惟一一次借款给集资人的反复借贷现象相当普遍),其行为本身就不具有性,不受法律。既然如此,那事后借助于对集资人和财产影响至为深远的《刑法》来者,岂不成了法来非法?

  金融乃是现代市场经济的血液。当下我国金融市场基本处于垄断的封闭状态,民营企业和创业群体融资困难,此诚民间借贷、高利借贷和地下钱庄异常活跃的制度原因。已有的研究表明,修订和完善我国的相关金融法律制度,肯定民间借贷的融资功能,为民间金融预留化空间,才能有效规制民间借贷和非法集资。

  从这个意义上说,要真正集资诈骗案件者,釜底抽薪之策是修订我国《商业银行法》、《证券法》等金融法律,使民间融资及金融行为有法可依,而不是像如今这样加以明令和严厉打击。非法集资在我国有愈演愈烈之势,试图借助集资诈骗罪的高压刑罚来者,最终是事与愿违。刑事司法实践一再证明,对集资诈骗犯罪者的财产,《刑法》委实有难以承受之重。更主要的是,集资诈骗罪者用不着《刑法》,适用民事侵权及欺诈方面的法律或许可以更好地之。

  其实,与普通诈骗罪者相比,集资诈骗罪者,其对自陷风险所应承受的责任更大,亦更不应受到《刑法》的特别。因为集资诈骗犯程中,者与集资人之间的资金交易行为一般都有借条为凭证,或签订了借款协议,有些甚至用其他财产作抵押,以借贷行为安全。从法律上看,他们双方的资金交易行为所确定的是民事债权债务关系,将之纳入《刑法》调整范围,其正当性不无疑问,此其一。

  其二,者将大笔资金借贷给集资人,且不同时间多次借贷较为普遍,为的是谋取高额的、为相关法律所的利率回报,实质上是以借贷的方式进行投资和投机,只不过是依赖集资人的间接投资而已。如此定性就足以证明,所谓集资人具有非法占有之目的,实乃从投资失败、无力还贷之结果,推导主观原因,与客观事实毫无关联。这种以高利借贷面目出现的投资与投机之所以屡禁不止,长期盛行于民间,一个重要原因当然是,有失败的风险,但更有成功的案例。

  试想,如果每位出资者即者最后都无一例外地全盘皆输,此等高利借贷式投资,怎么会在民间社会长盛不衰呢?然而,对借贷式的投资成功,执法者就不闻不问——至今尚无投资成功而集资人被追究刑事责任之先例。可一旦投资失败,执法者就拿集资人是问。请问执法者岂能如此成王败寇?出资者借助集资人投资成功,可以盈利千千万万;一旦投资失败,则有刑事执法为其追缴本金,从某种程度上讲,出资者即者始终坐收高额回报之利,而无须承担任何风险,这显然金融投资市场中风险与回报对等的。如此一来,集资诈骗罪不但不能有效规范和治理民间高利借贷,而且分明是在鼓励进入此等不必承担任何风险的投资(投机)领域。集资诈骗罪的出台,丝毫未民间高利借贷之高发态势,就是最好的明证。

  高利借贷的者对借贷行为存在风险无疑有清晰的认知。毕竟,身边那些高利借贷最后血本难归的鲜活事例时刻在提醒他们,高利借贷有风险,资金出手要谨慎。大多数借贷人都把借贷的资金用于投资经营,将借贷资金用于被刑事法律所的行为的情况属少数之例外。不宁唯是,被借贷人即者在认识到风险之后,还可以立即向借贷人抽回资金,以消除风险。但现实情况是,者在尝到高利借贷的“甜头”后,往往向集资人追加出资,全然不顾出资越多风险越大的投资(投机)常识。者放贷的目的,在于牟取高额回报,而最终能否获得高资金回报率,完全取决于集资人的投资成败与经营好坏。在某种程度上,集资人的投资与经营可以被理解为是“帮助”者实现资金高回报率。但所有投资和经营都存在失败的可能性,本金都可能打水漂,更遑论高回报率,这往往不是集资人所能单方面决定的。

  总之,绝大多数者对自陷风险有足够认知,要求借贷者的投资经营只许成功不许失败,这在事实上做不到。而一旦失败就遭到《刑法》伺候,这在上说不通。

  没有集资诈骗犯罪者对其财产的交付行为,即者不自陷风险,所谓集资诈骗犯罪根本就不可能。不顾者的自愿交付即决定权,罚来惩治集资人,此等立法无疑具有明显的家长制作风。而家长制并非的者,相反,它在很大程度上阻碍和着。英国思想家以赛亚•伯林(1909-1997)曾言,家长制是“可以想象的最大的主义”,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家长制不把人当做的人来看待,而把他们看作是的者根据自己而不是他们的意图来塑造人的材料。

  英国近代启蒙思想家约翰•洛克(1632-1704)指出:“法律充其量只保障的财产和健康不受他人的欺诈和的侵害,而不能保障所有者自己不会对财产漫不经心或管理不善。一个人不论其愿意与否,谁都无法他一定要发财致富或身体健康。不,自己也不会违反人们的意愿来人。”当立法者以者的名义对集资者实施峻法时,别忘了者可不是的。没有他们对其财产的照顾不周和冒险投机,哪来集资者集得盆满钵盈?对集资者最后的失败,谁能说出资者没有任何上的责任?

添加微信×

扫描添加微信